便以利奧祕

筆者自從往年5月起,辭去多年牧養的教會工作,目的就是要聚焦在寫作、培訓課程和講道上。

 

感謝神給予本人不少的機會,講道的邀請如雪飛來,現在接到2014年的崇拜講道,已經超過三十堂了。

 

同時有關福音研經、生命研經的課程訓練,也交替地進行。在未來的八至十份,更會推出「信仰研經」課程。由於要放入「號角月報」當中,故改名為「信仰尋索」課程。

 

至於有關寫事的工作,近日靈感充沛,故此重新把「便以利奧祕」繼續寫下去;原來是2009年至今,已經停止四年多。

 

今將重新整理的稿件送上,以饗讀者;請為本人禱告!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便以利奧祕的誕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 筆者在基督教裏,對於處理靈界的事情,略有一點名氣,被人稱作「驅鬼牧師」;從七九年開始至今,處理過的個案已經超越八百多宗。當中大概有8%的個案,證明了是與鬼附有關。並且從中收集了不少人證、物證及測試的證據。加上這二十多年,攝影器材的普及,所以也拍下了不少趕鬼實錄的影片。當然,其餘絕大部分的個案,都是屬於身體的疾病、精神病、心理病或出自對靈界的誤解。

 

      長久以來都常常有人慕名而來,請求筆者的幫助。直到2002年,遇上了一個名叫了亞May[1]的婦人以後,便開始進入一種撲朔迷離的境界,直至今天仍然還在謎局之中。

 

1 成個『棟係到』也不知

 

  清楚地記得在當年的7月中,某一天接獲一個求助電話。對方說她叫Ada,曾經幫助一位被鬼附的亞May,到處找人去為她驅趕邪靈,已達一年之久。

幾天以後,見到那位名叫亞May的女子,原是一位已有兩名年幼子女的母親;當時亦懷了身孕達到四個多月。她身材瘦削,年齡大概時二十多歲,與時下的年青人無異。從外表看來,行動自如、如常人一樣;只是說話帶著一點霸氣;不說話的時候,更是深不可測。

 

此外,還有幾位弟兄姊妹,都是與Ada返同一間教會的。他們幾經辛苦,從筆者所寫「鬼附八大特徵」內的資料中,終於兜兜轉轉來到筆者的辦公室,請求幫助。

 

經過初步了解以後,筆者覺得當事人出身在一個欠缺家人照顧的家庭、同時又與丈夫關係不和。加上由於亞May仍然年輕,自認是非常的貪玩。但由於要養育兩個小孩,所以也無奈地出來工作。特別是在近日的工作上,遇上了不少的困難,因而給她很大的壓力。既然有了這些合理的解釋,那麼屬於鬼附的可能性便很低了。

 

又或者說,他們所提及的事情,實在太古怪神奇,好像是無稽之談;所以,筆者也沒有意識去試驗對方,經過三個多小時會面以後,便打發他們離開了。

 

然而,在他們離開以前,筆者在內心有一點莫名的不安,於是為了謹慎的緣故,也曾囑咐對方說:「若果日後真的遇上邪靈騷擾的話,可以隨時再來找我。」這是筆者在這裏種情況之下,絕少作出了這樣的回應。

 

日後亞May回憶起我們第一次會面的情況,還得透露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祕密。原來當天在她的裏面,真的是被邪靈所控制,而且牠曾經向亞May揶揄筆者說:「這個牧師真係無鬼用,成個『棟係到』也不知!」

 

回想起來,筆者在那一次的表現,真是「老貓燒鬚」!

 



[1] 為了保護案中的事主,故此將她化名叫亞May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