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經歷隱祕言語的奧祕(一)

在上一章提及到一種叫做「隱祕的言語」,筆者至今經歷過有十多次,大部分都是發生在驅趕邪靈之中。
     這些經歷是沒有任何先兆、也沒有規律,更加沒有任何原因而發生。現在就把其中三次發生的過程與大家分享:
1 是婚外情
      大約在1994年一個下午,有校工的一個女兒Ada,帶著她的姐夫和她的姐姐來到筆者的辦公室,尋求靈界幫助。
      對方的姐夫和姐姐都是自小在教會中長大,在兩個月之前的一個星期日,他們沒有如常的返教會,反而連同一些同事前往赤柱墳場遊玩。他們曾經在墳場內玩「抽烏龜」之中,發現不見了其中一隻紙牌,於是用了後備紙牌的Jocker來代替。但在重新洗以後,那一張失去的紙牌卻又再出現了;於是大家都覺得很邪。
      自此之後,在他們的家中,一件接一件的怪事便出現了!首先他們家中的光管,久不久就會「閃一閃」。跟著她的丈夫又間中聽到家中的弦琴聲,自動會發起單音來;但妻子卻從來沒有聽見。此外,他們剛買來的一個電子影碟及收音機,更自動地響起來。
      結果他們請來了一個牧師,對方提議他們用一塊紅衣絨布蓋著那一個弦琴,便會停止了聽見它的響聲了;結果真的有效。按照筆者的意見,那些弦琴聲,其實是她的丈夫所產生的一些幻聽;根本就不用處理。至於在墳墓前玩「抽烏龜」不見了一隻紙牌,其實應該是有人暗中把它收起來。最難解釋的,似乎就是為什麼新買回來的一個電子影碟及收音機,會突然之間響起來呢?
      無巧不成話,筆者在那段時間也買了一個類似產品,它曾經兩次都在晚上11時50分突然間響起來,而且聲音非常之浩大;簡直把我們全家也嚇壞了!當然能夠使電子產品響起來的,基本就是與靈界沒有關係。大概可能是一些睡眠響鬧的裝置,又或者受到隔壁同樣產品的電子遙控器所影響。
      經過詳細的解釋,他們基本上是接受的,因此安心地離開了;因為筆者也實在是解釋得合情合理。
      怎知當天晚上7時許,接到了Ada的來電,對方用十份急促的口吻說:「不好了,我剛才接到姐姐的電話,說原本來到教會,有牧師為他們查考聖經,之後再為他們施行聖餐。正當姐夫接過聖餐餅的時候,他便一手把它推開,並且立時打了一個筋斗,跳到聖壇的抬上去。」
      這時候筆者隱約聽到,在對方說話的背後,傳來了一些叫嚷的聲音。與此同時Ada繼續說:「牧師你聽見啦!你可否現在就過來幫助我的姐夫驅鬼呢?」
      「好!我立即趕過來。」筆者毫不猶疑地答允了對方的請求。
      於是從土瓜灣,乘搭的士到佐敦道地鐵站。上了車以後,筆者不停地反覆地想,究竟自己之前的分析,出了什麼錯誤呢?
      筆者的目的地是要前往鰂魚涌,當地鐵行駛到灣仔站的時候,筆者自言自已的說:「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呢?」
      這時有一個很清楚的聲音,其實是沒有聲音的;或者可以說,在筆者的腦袋裏,突然之間出了一個很肯定的意念:「是婚外情。」
      筆者感到非常奇怪,也完全解釋不到。然而,筆者願意跟從這一個意念,並且作出一個姑且稱它為「follow my heart」的行動。於是筆者打算,當見到Ada的姐夫的時候,會單獨對他這樣說:「陳先生,請恕我唐突,你的情況是由於婚外情所引起;我若說錯了的話,請您原諒我。」
      來到教會的門外,遇上了Ada,於是筆者便問她說:「你的姐夫待你的姐姐關係好嗎?」
      「他們是一對模範的夫婦,並且剛剛從日本旅行回來。」筆者聽見感到十分愕然。然而,對於之前所定下的安排,仍然沒有改變。
      當我們一起進入教會後,便看見Ada的姐夫坐在地上。於是筆者不期然地行到對方面前,蹲下來準備說出上述所預備好的對話。怎知對方搶先說:「牧師,沒事了。在我裏面的心魔已經走了!」
      正當筆者想追問對方什麼是「心魔」的時候,對方繼續說:「其實我一向瞞著太太,仍然與往時的一個朋友來往。這個朋友,我太太也是認識的。就是多年之前,我曾經應承過太太要離開她,結果我也是真的實行了。怎知在兩個月之前,又再遇上了她,我承認在這一段時間,來往也親密了一點,但卻沒有越軌。」
      說到這裏,筆者已經清楚明白了一切。他由於暗地裏與往時的女朋友見面,同時他明知這樣作是不對的。因此在他的心底裏,產生了不少的壓力。但在表面上,他仍然對自己太太十分的好,甚至與她一起去旅行,這在心理學上,是一種補償的行為。在這情況之下,去解釋他之前所聽見的弦琴聲,便一點不會覺得奇怪了;這正符合了上文所解釋,是由於壓力所產生的幻聽。
      「但為什麼他會在聖餐餅的時候,突然會失常呢?」Ada好奇地問。
      這也是很容易解釋的:由於你姐夫長期都是扮演一個雙面人的角色,因此肯定在他的心靈來裏面,積聚了不少的壓力。平時他可以隱瞞著外人,特別是他的太太。但這時在他心底裏,清楚知道神是不能欺騙的。所以就好像是一條橡筋,當它拉到頂點的時候就斷了;這個時候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的。」
      對方之所以說心魔已經走了,是因為他決定要把真相說出來。
      最後筆者引導他向太太真誠的道歉,同時尋求精神科醫生的幫助,因為他已經過多月來,沒法好好地入睡。
      過了一個月,他們來電多謝筆者。
      以上是經歷「隱祕的言語」的第一次。筆者很少與人談及當中的過程,唯恐別人難以了解。但從那時候開始,筆者便知道自己擁有一種辨別諸靈的能力。這對於在以後驅趕邪靈中,無往而不利!